货物运输营当最原始的新闻化映未来叁个个小黑

2019-10-08 09:13 来源:未知

运输管理软件开发商oTMS联 合创始人段琰介绍,由于我国的物流行业常常是层层分包、涉及多方,容易造成信息不对称及信息流转率低的现状,举例来说就是货主很难看到货物和司机的具体情 况。我们开发了一个oTMS系统和两个App,oTMS系统是货主或物流公司来使用,两个App使用方分别是司机和收货人,通过这样的方式各方可以实时共 享货物信息和异常情况,保障发货和收货时间,同时减少不必要的反复沟通。

尽管市场如此火爆,资本的热情也非 常高涨,但在货运App领域,至今未能出现如滴滴、快的等出租车软件一样市场占有率非常高的企业。在潘永刚看来,这与货运行业的特质有关,出租车属于政府 管控的行业,是用牌照制固化下来的市场,格局非常稳定,它的流程短且非常规范化,所以出现一种新的模式,可以迅速颠覆性抢占市场。对比而言,物流行业范畴 广,市场格局分散程度非常高,再加上整个流程比较长,流程的规范化程度不够,而且传统的物流企业信息化程度非常低,对于这么庞大的行业来讲,App的发展 需要非常漫长的培育周期。

“货车司机找货难,货主找司机 难”是我国物流行业常见的现象,信息不对称导致的空驶率高也是影响我国公路货运效率的一大因素。去年“滴滴”和“快的”两大软件的价格战在炒火了出租车电 召市场的同时,也给货运行业启发,公路货运App(应用程序,Application的缩写)如雨后春笋般出现。目前,国内已经有超200个货运App, 货运行业的平台大战正在上演。而在繁荣的背后,信息失真、市场分散等问题也困扰着App运营商和使用者们。

曹操物流网负责人、荣宇实业集 团董事长王广宏向记者介绍,自己原来主要做能源产业,2010年看到了物流信息化的前景,创办了曹操物流网,去年团队又开发出了曹操物流App,我们的 App是免费为货主和司机提供信息,但我们还会提供直升机救援等一些特殊服务,要享受这些特殊服务必须是我们的会员,会员需要交纳一定的会费。“我们的行 业和模式是非常有前景的,按照会员交一百元会费,约六十元是成本来计算,一个会员一年会费300元,如果有200万~300万会员,这样就有上亿的利润空 间,除了盈利之外,我们希望通过企业的努力和国家的支持,未来的三到五年内,将物流成本占GDP比重降低1%~1.5%左右。”

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市场上至少 有200多个货运App。潘永刚表示,货运App行业的风潮与电商发展有很大关系,大家都看到互联网已经颠覆了零售行业,未来肯定也会颠覆物流行业,所以 传统的物流企业开始积极布局,加紧构建云端系统、开发App应用程序,期望在这轮风潮中可以抢占先机。而滴滴、快的等出租车领域App软件在资本推动下获 得巨大成功,也激励了互联网物流平台和货运App的发展,现在越来越多的资本进入到这个领域,使得大家看到了“一个产品获上千万融资”的可能性,乌鸡变凤 凰的事情不断发生,这也刺激着每个人的神经。

潘永刚向记者介绍,现在做物流 App的有几拨人,一拨是传统物流公司的人,这种人做物流很多年,认为App能够改变市场格局,就开始涉足这一领域;还有一批人是原来做物流信息系统或 GPS定位系统,他们有信息化的优势,并且原来一直服务于物流企业,觉得自己懂物流。第三种是纯互联网派,这群人原来不做物流,大多数创始人是从互联网企 业跳出来,这类人想法比较直接,觉得我开发好一个产品,让更多司机装自己的App,达到比较高的市场占有率,就一定能找到方式实现盈利。“在过去的几年, 大家都把重点放在建设平台,接下来肯定是平台大战,无论这三派里面哪一派的平台,都需要拿出来接受市场检验。”

韩雪峰表示,货运App是2013年年末开始走向大家的视野,2014年是发展最疯狂的一年。

“货车司机找货难,货主找司机 难”是我国物流行业常见的现象,信息不对称导致的空驶率高也是影响我国公路货运效率的一大因素。去年“滴滴”和“快的”两大软件的价格战在炒火了出租车电 召市场的同时,也给货运行业启发,公路货运App(应用程序,Application的缩写)如雨后春笋般出现。目前,国内已经有超200个货运App, 货运行业的平台大战正在上演。而在繁荣的背后,信息失真、市场分散等问题也困扰着App运营商和使用者们。

曹操物流网负责人、荣宇实业集 团董事长王广宏向记者介绍,自己原来主要做能源产业,2010年看到了物流信息化的前景,创办了曹操物流网,去年团队又开发出了曹操物流App,我们的 App是免费为货主和司机提供信息,但我们还会提供直升机救援等一些特殊服务,要享受这些特殊服务必须是我们的会员,会员需要交纳一定的会费。“我们的行 业和模式是非常有前景的,按照会员交一百元会费,约六十元是成本来计算,一个会员一年会费300元,如果有200万~300万会员,这样就有上亿的利润空 间,除了盈利之外,我们希望通过企业的努力和国家的支持,未来的三到五年内,将物流成本占GDP比重降低1%~1.5%左右。”

据了解,当前市场上的货运App主要功能是用移动互联网为货主与司机搭建信息交流的桥梁,平台聚集大量的货主和车主资源,货主和车主可通过平台随时发布或寻找自己适合的货源信息、车源信息,并通过软件的GPS系统确定货车的位置情况。

平台大战

“这段时间,我每次出去开会都会发现有新App企业、新模式出现,一些去年刚刚做起来的企业现在已经偃旗息鼓了,但对于这个行业来说,棋子和炮灰都是有用的,起码它们为货运App的发展总结了经验。”韩雪峰表示。

在我国,公路货运占所有交通运 输的比例高达80%。物流行业媒体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,中国每年的公路运输费用约为4万亿元,而货主和物流公司的数量超过百万,司机的数量达到3000万 人。如此庞大的市场,却因为信息不对称、层层转包等问题而导致物流成本长期居高不下。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的数据显示,近年来,我国全社会物流总费用 占GDP的比率维持在18%左右。这一比率高于美国、日本和德国9.5个百分点左右,高于全球平均水平约6.5个百分点。

“未来市场集中程度肯定会提升,平台也会细化,不同的物流细分范畴里都会有相应的平 台,但不会有平台能够做到一统天下。如果有企业可以做到市场占比10%~20%,就已经是巨无霸了。”潘永刚预计,再过五年左右,市场会初见端倪,有部分 企业可能从竞争中冒出来,但在货运App领域,一家独大基本上是不可能的。

国药集团医药物流有限公司运输业务事业部副总经理韩雪峰表示,要想降低物流成本,必须整合货运资源、提高物流行业信息化水平。

“杂”是韩雪峰对于现在的货运 App市场的第一印象。“我自己手机上装的App就有40多种,每天信息满天飞。为了吸引用户,不少软件都推出了非常有诱惑力的活动,有与运营商联手的, 装系统免费送手机、有装系统达到交易频次的送油卡,有送现金的,各种营销方式都有,这种现象与滴滴、快的价格战是类似的,都是为了抢用户。”

物流沙龙创始人潘永刚向《中国 经营报》记者介绍,货运行业最原始的信息化体现在一个个小黑板上。最初,在全国各地的物流园区和货车停车场都有许多小黑板,货主将运货信息和联系方式写在 小黑板上,然后司机们就会围上来看,挑选感兴趣的信息并联系货主。后来,随着网络的普及,一些人尝试将小黑板的模式挪到网络上,在智能手机出现后,移动端 的App模式开始崭露头角。

此外,信息的安全性也是货运 App无法获得更多货主和司机认可的原因。诸如,车主通过App接活儿被骗,货主通过软件找的司机把货拉走不见等事情在行业内屡屡发生。河北的货车司机老 何干了十多年运输,一直都是通过熟悉的物流中介或代理公司找货源,他看到一些年轻司机在用App后,非常担忧。“万一被骗或空跑怎么办,这可不是闹着玩 的,还是熟悉的方式比较放心。”

从小黑板到手机App

物流沙龙创始人潘永刚向《中国 经营报》记者介绍,货运行业最原始的信息化体现在一个个小黑板上。最初,在全国各地的物流园区和货车停车场都有许多小黑板,货主将运货信息和联系方式写在 小黑板上,然后司机们就会围上来看,挑选感兴趣的信息并联系货主。后来,随着网络的普及,一些人尝试将小黑板的模式挪到网络上,在智能手机出现后,移动端 的App模式开始崭露头角。

据了解,当前市场上的货运App主要功能是用移动互联网为货主与司机搭建信息交流的桥梁,平台聚集大量的货主和车主资源,货主和车主可通过平台随时发布或寻找自己适合的货源信息、车源信息,并通过软件的GPS系统确定货车的位置情况。

运输管理软件开发商oTMS联 合创始人段琰介绍,由于我国的物流行业常常是层层分包、涉及多方,容易造成信息不对称及信息流转率低的现状,举例来说就是货主很难看到货物和司机的具体情 况。我们开发了一个oTMS系统和两个App,oTMS系统是货主或物流公司来使用,两个App使用方分别是司机和收货人,通过这样的方式各方可以实时共 享货物信息和异常情况,保障发货和收货时间,同时减少不必要的反复沟通。

国药集团医药物流有限公司运输业务事业部副总经理韩雪峰表示,要想降低物流成本,必须整合货运资源、提高物流行业信息化水平。

从小黑板到手机App

王广宏表示,安全性问题其实就是信用问题。有乘客用滴滴打车叫了车,有司机接单了, 但司机需要四五分钟才能过来,乘客在等他过程中刚好遇到一个空车,就可能直接上车了,这是使用出租车App经常遇到的问题,货运App也一样,这种信用问 题没有办法完全消除,只能从制度上制约它。如果一个司机和他的车在我们的平台安全运行很长时间,或者在保险公司有诚信保险,我们的App平台会主推这辆 车,给他的车加上星号,就类似淘宝评级一样。

在潘永刚看来,原来物流园的小 黑板与现在的App一样,作用是传递信息,不能因为你在小黑板上看到的信息真实性有问题,就认定是物流园区的错。App是提供信息的接口,但价格、交货地 点等都是司机和货主双方商量好的,现在大部分App平台方,还没有涉入到物流运输的交易过程,如果进入交易过程,势必要承担相应的义务。

近几个月来,不断有货运软件获 得大手笔融资。据媒体报道,oTMS在去年年底宣布获得由经纬领投的600万美元A轮融资。同城送货叫车软件“货拉拉”在今年1月获得1000万美元A轮 融资。“云鸟配送”也在1月中旬刚刚获得由经纬中国、金沙江、盛大资本联合投资的1000万美元A轮融资。

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市场上至少 有200多个货运App。潘永刚表示,货运App行业的风潮与电商发展有很大关系,大家都看到互联网已经颠覆了零售行业,未来肯定也会颠覆物流行业,所以 传统的物流企业开始积极布局,加紧构建云端系统、开发App应用程序,期望在这轮风潮中可以抢占先机。而滴滴、快的等出租车领域App软件在资本推动下获 得巨大成功,也激励了互联网物流平台和货运App的发展,现在越来越多的资本进入到这个领域,使得大家看到了“一个产品获上千万融资”的可能性,乌鸡变凤 凰的事情不断发生,这也刺激着每个人的神经。

韩雪峰表示,货运App是2013年年末开始走向大家的视野,2014年是发展最疯狂的一年。

在我国,公路货运占所有交通运 输的比例高达80%。物流行业媒体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,中国每年的公路运输费用约为4万亿元,而货主和物流公司的数量超过百万,司机的数量达到3000万 人。如此庞大的市场,却因为信息不对称、层层转包等问题而导致物流成本长期居高不下。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的数据显示,近年来,我国全社会物流总费用 占GDP的比率维持在18%左右。这一比率高于美国、日本和德国9.5个百分点左右,高于全球平均水平约6.5个百分点。

在韩雪峰看来,任何一个行业在它经历了起步、发展,走向疯狂的时候,一定要有监管。公路运输距离长、货物价值大,App的信息安全性问题必须得到国家和企业的重视。

市场发展需监管机制

平台大战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美高梅游戏官网娱乐发布于新车型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货物运输营当最原始的新闻化映未来叁个个小黑